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導讀
最新推薦
最新發表
推薦周榜
獲贊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對詩試友
分類
勵志
感悟
愛情
傷感
情感
心情
校園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記
詩歌
詩歌
現代詩歌
古體詩歌
愛情詩歌
優美詩句
句子
勵志句子
感悟句子
傷感句子
唯美句子
愛情句子
滄桑句子
幸福句子
經典語句
作文
推薦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競賽
作文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美文欣賞 - 故事會 - 心情故事 - D哭了

D哭了

作者:乾坤爾薩城 [文集]時間:2019-07-28 21:21  字體:
  今天應邀出席一個飯局,因為平時比較隨意,出門時就只是穿了件普通的禮服,沒有多余的裝飾,簡單盤了個發髻,稍加收拾,便出門了。到了目的地,發現其他人都經過了精心的打扮,粉黛飄香,品牌的行頭,從頭裝飾到腳,還外帶名牌的香水味道和同樣奢侈的包。要不是和服務員的衣服在款式上有些區別,我都快要懷疑自己是否會被人招呼著去端盤子倒水了。

  飯局開始了,一個個卻不急吃飯,評論著各種話題,A 翹起蘭花指,有意無意地伸出兩只戴著鉆戒的手指,用高貴冷艷的姿態品嘗了一點兒海參,說吃膩了。B欠起身,拉了拉根本沒有任何褶皺的裙子,伸手理了理并不存在的衣領,她穿的是低胸,大家的眼光自然順著那美過甲的芊芊玉指,看到她脖子里奢華的項鏈。C向后擼了擼頭發,看上去很像是那頭洋氣的金色大波浪擋了她的事兒,順其自然地拿起手邊的鱷魚包,先掏出蘋果X的手機,隨后找到一個炫跩別致的發卡。

  我找不到可以做的事兒,夾了些菜,吃了起來,菜品很香,夾雜著姐妹們特有的香,組合成一種怪怪的香。A談論起自家的油輪生意如何的風生水起,B說起她們的苗木行情多么的走俏,C議論著新買的股票又漲了不少。我沒啥好說的,繼續埋頭苦吃,把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每一道都嘗了個遍,品嘗出和平時不一樣的味道。

  屆時,包間探進來一張熟悉的臉,是早些年的姐妹D。她透著一臉的歉意,帶著些氣喘吁吁:“不好意思,電動車路上出了點兒問題,來晚了。”我事先并不知道大家約了D,不過既然到了,便又添出一副餐具。我心下納悶著是誰約了D,為什么沒有人提起來等一等呢?A事先發話了:“你那破驢早該換換了。”B也朱唇輕啟:“打個的嘛算了,費事兒。”C則豪氣地說到“我要是早知道,讓家里的司機去接你。”我依舊不知道說什么,就指著菜,對大家說:“吃,吃。”

  這回大家倒是真開吃了,D大概也餓了,和我一樣,沒什么好吃相,惹來其他三位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大家吃著吃著,不知道怎么的就全說到D一個人身上去了,我暗自慶幸自己沒有成為焦點。D說著說著竟不吃了,隨即哭了起來,原來她老公和別人合伙做生意虧了本,那個合伙人卷走了僅剩的錢跑了個無影無蹤,討債的都追著她一家子要,她也和我一樣,打著一份普通的工,現在日子很不好過。

  D看著我們幾個,眼巴巴的,說:“你們誰能不能幫幫我?”A很豪氣地說著:“要不是油輪出了遠門,老公不在家,要不然十萬八萬的是小事兒,可惜一個人做不了主。”B責怪地說:“你怎么不早說,剛剛給人轉走百把萬,現在賬戶沒有錢。”C同情地說:“要不是錢都套在股票里,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我摸了摸自己的錢袋,扁扁的,說不出任何豪氣的話。D說:“孩子開學還差點呢!”ABC異口同聲地傳來一聲:“唉!”

  飯局也不知道怎么就結束的,A拿出一張金卡刷了單,B踩著高跟鞋噔噔噔跟了過去,C優雅地挎著鱷魚包,扭著小蠻腰也走了。只剩下乘公交車的我和開著電動車的D。等車的檔口,我看了看錢包,想找出幾個零錢乘公交車,我望了一眼沉默在邊上的D,給了她僅剩的1750元現金:“別嫌少,拿去湊湊吧。不夠的再想想辦法。”D似乎沒有料到我會借給她錢,緊緊握住我的手,又哭了。
www.fcaat.tw
  D先走了,我還在等車,一陣風吹來,我不知道是因為太飽了還是咋的,打了個嗝,呼出一口濁氣,順著吹來的風,飄遠。

  我扯下盤著的頭發,換成了馬尾巴,不倫不類吧!我本就是她們當中不倫不類的那一個,以后,再沒有類似的以后了……
  (文/乾坤爾薩城)
  首發讀文齋:http://www.fcaat.tw/wenwz/1033810.html
  作者個人主頁:乾坤爾薩城的空間
本文作者(乾坤爾薩城)的其他作品,您還要去看看么?
霸王游
又到煙花三月,自然又懷念起揚州來。“煙花三月是折不斷的柳,夢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兩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樓臺直到山。”春色降臨時,漫步與瘦西湖畔,三步一柳,五步一花,花樹陪伴,頓覺舒卷飄逸。“碧水含煙柳,無雙聚...
大叔,小心
其實當初我也挺淑女的:一頭濃墨潑灑的秀發,直達腰際,聲音輕柔甜美,生怕說重了嚇著誰。后來的我一頭利索的短發,干練的言語,灑脫的運動套裝,外搭一口順溜響亮的流氓哨。當初沒有住校這種條件,更別說租房子了,每天晚上九...
你臉上的斑,是世界上最美的點綴
那天,我懷著十分沉痛的心情打電話給你:“老婆,媽病了,醫生說要住院手術,要不少錢呢!” “老公,多少錢也得幫咱媽醫,你先把銀行里的幾萬塊錢拿出來辦理住院,其它的再想辦法。” “好……”除了感動,我什么話也說不出...
油壺怎么了
可能現在的人無法想象,那時候百里開外的距離顯得多么遙遠,有點兒像中國四川到舊金山。要走路加公交加轉車數次,折騰得腿發麻,沒有干糧的,餓得兩眼發花,才能終于抵達目的地。高一的時候,我就跑到這么個離家很遠又有點兒偏...
上一篇:
編輯寄語
我來說兩句
會員: 驗證碼:  [點擊顯示驗證碼]
网络捕鱼 红包大小单双游戏规则 天下彩国际娱乐诚信平台 网页游戏源码下载 7070彩票官网下載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民间炸金花游戏送现金 三分快3稳赚公式 二八杠有没有诀窍 新时时彩宝典下载 快3中奖技巧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 捕鱼游戏财神发发发技巧 麻将怎么胡牌 北京塞车计划 色瞻包天猪八戒猜一生肖